农业资源网

 找回密码
 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农业资源网 首页 农民科学家 查看内容

翟延举: 最会种玉米的农民女科学家

2014-3-13 11:18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5268| 评论: 0

摘要: 农民也能搞科研。  天安门前留个影。  玉米地就是她的工作岗位。  翟延举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。  育种回来整理种子。 ■她是一位农民,却走上了国家最高科技领奖台,从温总理手里接过了证书;  ■她是一位 ...
农民也能搞科研。

  天安门前留个影。
  玉米地就是她的工作岗位。
  翟延举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。
  育种回来整理种子。
 ■她是一位农民,却走上了国家最高科技领奖台,从温总理手里接过了证书;

  ■她是一位科学家,却十四年如一日工作在田间地头,像农民一样耕种劳作……

  ■6月3日,闻听她刚从海南育种回来,记者当即驱车赶往莱州采访——

  “你是‘金海5号’的育成人,是农民出身,干的不错,继续努力,祝贺你。”今年1月9日,翟延举从玉米田走进了北京人民大会堂领奖台,作为惟一一位农民代表,从温家宝总理手中接过了国家科技进步奖证书。温家宝总理紧紧握着翟延举的手,亲切地向她祝贺。那一刻,翟延举感觉有很多话要对总理讲,最后却只说了一句“谢谢总理”。

  温家宝总理给翟延举颁奖后,还仔细询问了她培育的“金海5号”玉米良种的相关情况,称赞她“作为一个农民,做出这样大的贡献确实不容易!”为此,媒体给她戴上了“最会种玉米的农民女科学家”的头衔。

  一位农村妇女何以能取得如此成就呢?6月3日,记者在莱州市三山岛街道后邓村见到了刚从海南育种回来、正在准备育苗播种的翟延举,探寻她作为一个农民的科研历程。

  无缘高考

  她成了育种专家

  如果不是当年无缘高考,翟延举很可能会成为大学生,走上一条与现在不同的人生之路。

  1981年7月,因为严重的神经衰弱,20岁的翟延举含泪放弃了高考的机会,回到家乡掖县西由后邓村——现在的莱州市三山岛街道后邓村务农。

  “当时感觉很不甘心。”回忆起27年前的变故,翟延举依然无法掩饰她的失落和惆怅。那时,掖县一中共有10个毕业班,其中有6个是重点班,每个班有50多人。那一年高考,她们班里一共有3人落榜,她却连“落榜”的机会都没有。她的成绩当时在重点班里处于中上游,“完全有把握考上大学”。

  回乡务农后,翟延举并没有一个很明确的人生目标和方向。在枯燥的务农生活中,翟延举寻找着自己的人生机遇。没用多久,她就抓住了一个机会。

  “当时村里很多人都在为‘掖单2号’制种。因为种质优良,那个时候,一斤‘掖单2号’玉米种可以卖到2块多钱,而普通的玉米种却只能卖7毛钱。”翟延举说,这个发现让她的人生目标一下子明朗了起来。

  莱州当时就是全国著名的玉米良种之乡,尤其是在当时的西由乡(现在的三山岛街道),几乎村村都在搞育种,那个时候的“掖单”系列玉米良种已经开始播洒全国。在这样的一个大环境下,翟延举很快就凭借她“优秀高中毕业生”的身份进入了当地一所有名的实验站,主攻肥料实验和玉米栽培技术。凭借扎实的知识和认真刻苦的钻研精神,翟延举很快就成了实验站的技术骨干,并于1991年开始接触最核心的玉米育种技术。

  1995年,翟延举从实验站辞职,加盟莱州市金海种业有限公司,担任金海作物研究所所长,全权负责公司的技术研发和育种实验。那个时候,金海公司资金、技术和社会资源都很单薄,最关键的是,还没有拥有独立知识产权的品种。

  “要想实现突破,我们必须有自己独立的玉米品种。”翟延举说。因为气候的原因,北方一年只能育一季种,到海南则可育三季。为了缩短研究周期,她背井离乡远下海南,在海南农村租种了当地农民的17亩良田,开始了她万里之外的异乡生活。9年后,翟延举研究出的第5个“金海”系品种“金海5号”以亩产1146.74公斤的成绩创世界夏玉米高产纪录,缓解了我国超高产夏玉米遗传基础脆弱、种质资源单一的问题;2008年,翟延举的“金海5号”已产生经济效益8.1亿元,被国家农业部推荐参评国家科技进步奖,并成功摘取二等奖。在翟延举和她的同事努力下,如今,金海系列品种在国家审定品种1个,省级审定品种7个,储备品种47个,获得国家新品种保护18个。

  虽然从社会贡献、知名度来讲,翟延举并不逊色于掖县一中时同学中的任何一个,但她依然对自己没能圆的大学梦耿耿于怀,对那些大学毕业、科班出身的昔日同学保持着由衷的尊敬——从内心里,她一直认为自己就是一个农民。

  海南育种

  她比农民更辛苦

  “以前有3个大学生跟着我到海南育种,结果都受不了苦走了!播种、追肥、浇水、打药、收获,干活像农民一样辛苦,但授粉前后要套袋、收获时要每棵分开,脱粒也要一棒一棒单独脱,并分别做好记录,工作却比农民更加繁重。”说起在海南育种的情况,翟延举说,“那里的气候咱受不了,又闷又热,蚊子也厉害;下地育种时要自己挑水、收玉米要肩背担挑;晚上经常热得一两个钟头睡不着,有时窝棚里还能爬进毒蛇去,确实是苦!”

  海南的农田都是稻田,进行玉米育种要在排干水的农田里起垅播种。翟延举他们一般是每年的10月赶过去,整好地后月底播种。因为当地连基础的水利条件都没有,他们播种时需要浇水,就要到附近的水井里挑水来一棵一棵地浇。虽然生活在农村,但翟延举从小就没有挑过水,在海南育种她不得不挑了。在海南挑水跟家里挑水还不一样,地里起垅后挑着水没法走,只能走田埂,这对于一个从没挑过水的女子来说确实是一件苦差事。一步一步走在田埂上,水在桶里随着身体的走动晃动,一不小心人就会摔倒。一亩地能种四五千棵玉米,一桶水能浇20多棵,一次挑两桶,一桶30多斤,一亩地就得挑100多趟、六七千斤。

  “挑水还好些,”翟延举说,“收玉米时往外挑玉米更累,一袋子能装七八十斤,挑两袋就是一百五六十斤,也是走田埂,那个苦真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。”

  玉米育种跟农民种玉米的最大不同是每棵每穗玉米都要单独照料,挂牌记录,从生长、授粉到收获,期间的每个生长细节都要做好记录。一星期后小芽破土而出,27天左右小苗逐渐长大拔节,50天左右抽出花丝,出现雄花粉,受精后玉米棒子越长越大,玉米花丝慢慢干枯或脱落,就长成玉米棒子。玉米抽丝、出现雄花粉当天,要赶紧给花丝授粉并套袋,防止其接受外来花粉出现杂种。到了这时节,翟延举早晨五点就得起床,从6点多忙到傍晚。一个人一天能套一两千的袋子,有时为了赶时间中午饭就没法吃了。

  在育种的关键时期,翟延举会在田里搭个窝棚,不分白天黑夜,吃住都在田里,一是要观察实验,二是要看住玉米不被当地农民养的水牛吃掉,不让一些农民和放学的孩子掰了回家烧着煮着吃了,少一穗都会影响到数据的计算。担心下雨淋了会发霉,玉米收获后稍一晾晒就要赶紧脱粒。清明前后的海南出着太阳也会下雨,有时上来一块云彩就是雨,翟延举他们晾晒玉米时成天都提心吊胆。制种的玉米脱粒要一棒棒分开脱,以便计算数据,也不是简单事。脱完粒分别装好袋,时间就到了4月上旬。收拾利索了,翟延举他们中下旬就可以回来分析整理数据了。

  在这次采访中,翟延举第一次透露了1999年12月她在海南得重病的情况。那几天她感到浑身无力,早晨起来又觉得恶心,进了玉米地里一走就绊倒了。到当地医院一检查,她得了肝炎,随即转到济南治疗。住了半个月的院,休息20多天,化验指标正常了,正月初三,她又赶回海南去授粉。结果,2000年4月,育种结束回家后旧病复发,之后拖拖拉拉直到2005年她才觉得身体轻松了,这期间一直坚持着每年到海南育种。

  “很多时候,我感觉自己就是在过一种刀耕火种的野人生活,这样艰苦的生活,不是‘地道的农民’是很难忍受的。”翟延举说,她在选择她的核心科研团队成员的时候第一条就是“吃苦耐劳”。但是,现在翟延举只让手下的大学生从事比较轻松的实验室工作,真正核心的育种工作,还是她带领原班人马在做,那些人,大多都是些只有初中学历的“地道农民”。

  “现在都是高科技,农民水平是没有前途的,我们的团队在壮大,加大科研力量,培训、学习、提高科技水平,培养自己的科研人员是我们的当务之急。”翟延举感慨得说。

  安家单位

  她献身育种事业

  “我是一个女人,是一个女儿、一个妻子、一个母亲,但从这个角度上讲我是不合格的,我对不起父母、丈夫和孩子。”翟延举说,从到海南育种开始她就开始了候鸟式生活,一年至少有半年生活在海南那些偏僻的山村里,每一年春节也是在那里度过的,年迈的父母、孤独的丈夫和一双可爱的女儿只能在万里之外与她举杯饮相思。虽然父母和丈夫都能理解她,也很支持她,但一双年幼的女儿却因为她常年不在身边跟她有了很深的隔阂。每次回家,两个女儿都会远远地、怯怯地看着翟延举,仿佛看着一个陌生的女人,丝毫没有女儿与妈妈之间的那种亲热,但翟延举还是没有时间陪她们——她的家现在就安在办公室的里间,每天即使不工作,眼前也是一颗颗玉米种子。

  “她们都喜欢她们的父亲,而不太喜欢跟我接触。”说起孩子,翟延举略带忧伤。

  “琳晶11岁的时候,个头刚刚高过灶台,就开始给全家人做饭。”在同事李晓林的眼中,翟延举的两个女儿孤独而懂事。琳晶是翟延举的大女儿,在中国农大烟台校区念大学。小时候,她对母亲的印象很模糊,等年龄大一些后,她开始尝试着走进母亲的事业、母亲的生活,尝试着去理解母亲,但直到现在,她也依然感觉跟母亲之间有一种说不清楚的距离感。

  2002年7月,翟延举的丈夫徐殿臣也加盟到金海种业帮助翟延举搞科研,两个女儿从那时开始了孤独的“流浪”生活,东家吃一顿,西家蹭一顿,在这个亲戚家住一晚,再到另一个亲戚家住一晚。直到现在,作为母亲,翟延举几乎没有给她们洗过一次衣服。

  “我觉得我应该是这样一种性格:出来了,就很少想家,就会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工作上。不过孩子们可能会想妈妈,她们……”翟延举突然失语哽咽,再也说不下去了。

  但是,就是这样一位不称职的母亲却取得了称职的科研成果:翟延举培育的“金海5号”因抗倒伏性、抗虫性、适应性和丰产、稳产性出众而得以广泛推广,并被国家农业部推荐参评国家科技进步奖,成功摘取二等奖,而翟延举也被媒体称为“最会种玉米的农民女科学家”。

  对于“农民女科学家”这样一个称谓,翟延举更认可“农民”两字,她一直认为自己就是一个农民,是一个有梦想的农民。“我的知识面很窄,很多知识都是靠在实践中摸索积累的,不成体系,根本当不得‘科学家’这样一个称号。”接受记者采访时,翟延举一再这样说。她说,她之所以得到了今天这样的一些成功,更多的是来自于她对育种事业的一种痴狂、一种热爱,而且,她身上具有一个农民的基本品质:放得下身架,吃得了苦。 


支持

感动

同情

愤怒

搞笑

难过

流汗

无聊

最新评论

返回顶部